抛开高级定制硬性条件,高级定制里最重要的因素是什么呢?

taidupa的头像
浏览 653

高级定制品牌必须是由巴黎工商协会下属的巴黎时装工会认定,而认定的条件也不停在做微调,目前认定的标准(French Ministry of industry and the Federation Francaise de la couture)必须同时满足如下几个条件:

按照个人客户要求,设计制作并至少有一次的试衣调试。

在巴黎拥有一个车间(工作室),并至少有15名专职工作人员。

必须有20个全职的专职技术人员在一个车间(工作室)

在每年的一月和七月各做一场公开的发布会,至少展现50套原创的的服装,包含日装和晚装。

大部分由手工完成。

抛开这些硬性条件,最重要的因素是什么呢?

答:

 
与现实生活的联系和创新
  1. 过去的高定
  • 1947年Christian Dior发布的New Look,将战后社会的萧条重新带回美好,为二战后的女子带来女性化新形象成为二十世纪高级时装的一个最重要里程碑——唤醒了战后“时尚人民”这个群体,恢复了全世界时尚人民对美丽和奢华的信念。

  • Coco Chanel认为50年代流行的女性套装其设计不但不合乎潮流,剪裁与大小也都因为太紧而充满压迫感,为了让女性能有新的选择,一套兼具自主性、时尚感与舒适度的套装于是诞生。

  • Yves Saint Laurent大胆开创了中性风格,设计了第一件女性吸烟装,成为男装女穿时代开始的一个标志性象征,以修长的西服、燕尾服、加长的紧身铅笔裤为特点,整体呈i形轮廓,修长纤细,也顺应了女性解放的势头。


2.现在的高定

  • Iris van Herpen 尤其擅长从服装本身的材质来做设计,并且辅以夸张的造型。擅长立体建筑廓形、模拟动态场景的特质,将雪花、雾、石笋等自然产物具象于时装,但每一套巧夺天工的廓形与创意新材质运用都值得人细细品味。

  • Chanel2015年秋冬高级定制以“3D Chanel”为主题,在凝结了珍贵的手工工艺的高级定制服外套上,以选择性激光烧结的方法(SLS),将激光射到3D立体模型上,并精确到由计算机设计出来的任意一个点,在外层制作出一层轻薄的“网纱”。透过这层现代科技的“网纱”,精湛的工艺清晰可见。
  • 殷亦晴于巴黎高级定制时装周发布2015秋冬高级定制系列。本季系列设计师以“重生”为主题,薄如蝉翼的透视纱裙,类似蛇皮的光面长裙,处处都透出设计师对自然界中重生与蜕变的思考。
    以上材料来自网络

总结:高级定制代表着时装界最先进的技艺,也蕴含了设计师最先锋的思考。
在圣罗兰将高级时装成衣化之前,时装屋并不会批量生产而是定制的形式,New Look、Chanel套装、吸烟装都在一定程度上顺应了女性解放潮流或重新给予社会活力,在过去对当时社会巨大的巨大反响,他们是先行者。有需求才会有所作为。我们现在谈论的高级成衣,便是由高定而来,扩大了受众。
如今高定与科技进步紧密结合,除了奢华以外,高科技也是噱头之一,3D打印技术便是好例子,此外,对于新面料的探索也是高定精神的体现,探索如何将衣服成为“第二层肌肤”,便是设计师思考的问题。
一套简单的Chanel高定套装需要250工时完成,这不单单是将布料拼凑在一起,而是将布料事先经过特殊处理,再加以工匠的巧手组合的过程。它是一件既传承传统工艺,又融入当今时代风格的艺术品。款式经典,永不过时。时间即最终极的奢侈,这便是高级定制的灵魂所在。
服饰来源于时代,同时也反映着时代。现实生活便是设计师的灵感来源,如今创新同时又使得高定与成衣有所区别。高定之所以为高定,便是于此。
这里谈论的维度是除工艺条件以外的创新力。

来源: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5303633

评论

1
taidupa的头像

高级定制,除了技术层面的问题,未来发展的最重要的要素应该是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感(也就是硬件条件以外的情况)。具体情况可见本人所撰写的《高级定制的未来》(下文)。总的来说,高级定制,不会改变的,是其代表金字塔尖的价格和品质。但是,也正因为它的尊贵价格,它也必须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感,包括针对现今时尚行业的环境污染、巨大浪费、廉价劳工等问题的解决方案。比如,在材料选择方面,不应该仅考虑舒适与华丽,还应该考虑其对环境保护的作用,尽可能采用可循环使用的,或者有机面料;在使用劳工方面,既然其价格不菲,应该考虑使用“公平贸易”体系,将利润更多分享给做工者;许多传统手工艺都在失传,失传的重要原因是年轻人不屑学习这些在他们看来无法给他们带来面包的技艺,但是高定有条件解决这些问题。

 

 

------------

 

 

来的高级定制依然会以高昂的价格屹立在时装金字塔阶层的最顶端,但是奢华绝不再仅仅是高定的唯一要求。未来的高定,将有两个极端的走向:“科技化”——高科技将渗透高定从设计到制作到最后消费的所有环节;或者“人性化”——摈弃所有的现代化高科技手段,重归高定起初的定义——“最高级的手工缝制工艺”。

 

高科技高定

因特网完全颠覆了人们传统的生活方式;而高新技术也彻底将人力从繁复的机械劳动中脱离出来。服装业最早能将高科技运用到生活中的可能就是一向喜欢走在Cutting Edge的高定。

数码、3D、智能…一切皆有可能!

 

高定昂贵的价格,曾经极度有赖于复杂的手工艺;而这些手工艺又有赖于上百、上千小时的人工耗时。而随着数码打印、3D打印及镭射切割等高新技术的发展,再复杂的工艺都不再是难题。只要设计师能想的到,高科技都可以完成,而且效率极高,准确无误。而随着智能纺织与穿戴设备的发展,让衣服发出香味,监测身体状况都不再是梦幻。这些尖端技术都不是空穴来风,而是已经实实在在地诞生在我们生活的星球。毫无疑问这些高尖端的技术暂时无法运用在普通成衣中,唯有高大上的高定才用得起这些技术。所以,未来的高定,不再是考验手工艺的繁复程度,而是将更加考验设计师的创作能力。

 

(Iris van Herpen利用3D打印技术完成的服装,图片来自网络)

消费者一起DIY高定

工业大生产成规模以前,几乎每个女人都是自己的设计师。买块面料,参照下杂志上的图片或者某部影片,从设计到制作自己一手一脚就完成了。或者,再不行就邻居找个裁缝,和师傅商量着也可以完成一件作品。自从设计师这一职业诞生以来,消费者基本上只有选择的权利,没有参与设计的权利。可是几乎每个女人心底里都暗藏着一个设计师的梦想。本着只有自己最了解自己的理念,女人们都希望能拥有独一无二的美丽。

而高定则为这些女人提供了希望。随着互联网技术的蓬勃发展及物流的日益便利,有财富能力的女人不必只局限于自己城市的设计师或者裁缝,而是通过互联网即可与自己喜爱的大牌设计师互动。诞生于纽约的TinkerTailor就是专门为“奢侈品定制”而诞生的网络时装屋。其商业理念为将全球著名的高端时装品牌集中起来,由各大品牌的设计师在网上预先提供一些产品资料库,比如基本款式图、领型图、袖型图,还有面料库、色彩库,消费者可以自己在网上选择不同的元素,搭配组合成自己想要的款式。

当然,不是每个顾客的品味都那么可靠,遇到不靠谱的设计,设计师会提供一些专业意见请顾客定夺。这还不是最神奇的地方。最神奇的在于后期制作与快递服务。这里又要再次感谢日新月异的高科技。顾客定好款式、面料与尺寸后,后台工厂通过CAD即可制版;面料通常使用存货坯布,经过数码打印成印花面料,送裁床裁剪,最后是加工与后道处理及包装。整个流程,快则半天,慢则一周可发送给顾客。

(图片来自Tinker Tailor网站页面)

不过,不是所有人都那么喜欢互联网与高科技。时装品味本就千奇百怪,无奇不有。有的人喜欢快速新奇,享受高科技所带来的便利;可也有人喜欢慢慢悠悠,享受手工所带来的生活温馨感,喜欢人与人的面对,而非网络上的虚拟社交。也因此,高定的未来同时有了另一个看似矛盾的版本。

 

一切回归“人”性

 

 

新手工版高定

 

对于真正了解高定历史的人来说,一定相信机器永远无法替代手工的传说。这里的手工,当然不是一般意义的水平,而是全世界最高的水平。2003年我去圣·洛朗公司参观他们的高定收藏室,亲眼目睹了高定工人是如何保存、修复那些年代久远的服饰藏品的。

每件衣服都承载着一段历史,每段针线都充满了生活的气息。机器和手工的差异,你只要请画家用电脑画根线条,对比他用手绘出的线条,即可发现差异。机器的线条是死的;人手绘出的线条是有灵气的。

 

也因此,在这个号称科技化的年代,依然有人对手工情有独钟。问题是,城市里,如今没有几个人还会手工活。但在一些偏僻的角落,却还隐藏着一些大师级别的手工艺人。在我国的云南、贵州、广西等地,就还有些村庄织着土布,绣着自己的服饰。多年以来,这些手艺与他们的主人一样被封闭在一个与世隔绝的村庄。

 

 

此时,高定的作用再次体现出来。那就是设计师设计完图稿后,请这些散落在村庄的绣娘或者织布女完成部分工艺制作。这种模式不适合讲究短、平、快的大众成衣,只有高定方能担当此任——数量不多,工艺要求高,付得起工钱。壹基金的“羌绣帮扶计划”就是这样的一件既有社会价值又有商业价值的事。这个帮扶计划诞生于汶川地震后。

 

 

由于其中部分地区受灾群众为羌族,为了找到一个可持续的帮扶计划,而不是仅仅提供资金和物质基础,公益机构将当地有刺绣能力的妇女组织起来,进行更专业化的培训,以满足商业机构的制作需要。同时再寻找需要使用到这些高端手工艺的时装品牌公司,牵线搭桥,由这些妇女来完成设计师的工作。

 

 

这一模式既帮助品牌公司完成了所需的手工作业,又帮助贫穷但有手艺的妇女找到了可持续的维持生计的方法,可谓一举两得。也因此,新手工版的高定,除了满足顾客的需求,也连带解决了社会问题。

 

 

高定——不再仅仅是消费,更是社交

 

互联网时代,并不是每个人都喜欢虚拟社交。虽然传统的在实体店购物受到前所未有的冲击,而在高端时装界,依然有那么小撮人享受着高端实体购物所带来的体验。欧美的TRUNKSHOW就是这种模式。

 

设计师每一季出来的新品,首先以样衣形式开放给自己的VIP客人、媒体和行业专业人士观赏及试穿。对于设计师而言,除了直接从客人那里得到最直接的反馈信息,顾客也可以直接现场定制自己喜欢的款式。如果两者间仅仅是单纯的买卖关系,不免商业味太浓。这种SHOW通常在私人会所,或者画廊等一些有艺术品位的空间进行。

 

 

整个形式是个小型鸡尾酒会,有红酒、水果、甜点招待。对于顾客来说,除了和设计师面对面的沟通,更可以通过这样的场合交到新朋友,真正的社交和购物两不误。

 

(在家里举办Trunk Show)

 

高级定制在中国

 

高级定制在中国其实并非新生事物。早在解放前,上海滩就有一个奢侈定制品牌“鸿翔”。这也是全中国第一家时装公司。其顾客包括了宋氏三姐妹,蝴蝶等大腕级名人。只是时过境迁,绝大多数人都以为中国从未诞生过自己的高端时装业;或者,中国设计师都跟在西方设计师后面亦步亦趋。事实是:我们也有自己的高定品牌,且很可能会颠覆传统的国际高定业。

 

GRACE CHEN

 

GRACE CHEN可谓是杀入中国高端时装产业的一匹黑马。相当长一段时间以来,说到国内的高定,不在圈内的以为中国没有高定;在圈内的以为只有郭培。GRACE CHEN,这个毕业于北京服装学院和FIT的高材生,相当长一段时间都生活与工作在美国。2009回到中国开始自己创业高定品牌GRACE CHEN。

虽然时间不久,但是业绩可谓硕果累累。顾客以政界与商界的高端女性为主,定价从数万元到数十万元间不等。和郭培的设计风格完全不同,GRACE CHEN的设计非常适合她的客户群。郭培的设计,更确切地说应该是舞台装而非生活装。而GRACE CHEN的设计则非常适合中国日益增多的高端社交场合——得体、优雅、精致。

 

颠覆传统的”高定”定义——“奢侈的清贫”

 

马可,作为第一位参加了2008巴黎高级时装周的中国(内地)设计师,则完全颠覆了传统对“奢侈”的定义。如今的奢侈品,多是依靠昂贵的原材料累加出的衣服,华丽的外表下满了虚荣与肤浅的灵魂。也因此,在马可的“无用的生活空间”里,没有奢侈品店惯见的高档材质装修,而是农民屋式的设计——空旷,简单,却绝不会让人感觉空洞乏味;采用了ROUGHNESS美学,一切看似粗糙的表面下,蕴藏的是对土地的热爱。无用,看似清贫,而内则蕴含了奢侈的新理念——这个时代,缺乏的不是物质的奢侈,而是精神。无用,也不是传统意义的商业品牌,而是立志于帮助更多手工艺人生活得更美好的公益机构。因此每件产品,都使用了大量手工作业。其实,高定的原文,HAUTE COUTURE在法文最原始的意思就是“高级的手工缝制工艺”。

Q&A ON PERFUME | 香水香氛常见知识问答 | 前往
2016 最新表评 | 持续更新 | 前往

相关阅读

关于手表 关于手表那些事儿
关于红酒
关于搭配
关于香水